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魅力邕宁 > 宾馆酒店
难解的那楼摩崖石刻谜团
发布日期:2007-04-30 00:00 来源:

    邕宁区那楼镇那良村那蒙坡有座山,人称雷婆岭。山是土山,山岭布满松树,浦临山下,山风劲吹,林子簌簌作响,涛声不绝于耳。如果不是亲自登山寻迹,是万万想不到竟有一处神奇古迹隐藏在这满目苍翠的山中。听当地人说,雷婆岭北麓悬崖的古代摩崖石刻群“隐居”于此已很久了。

    当地传说雷婆岭是天上玉女的化身,于是,记者眼中的雷婆岭便有了几分浪漫色彩。在雷婆岭脚下停车后,记者随向导步行约两里路,翻过山脊才到达山顶。这一路,一会儿是光秃秃的黄泥路,一会儿沿途岩石密布。好不容易登上岭顶,眼界顿时开阔起来,山村、农田、远山以及劳作的人们尽收眼底。但岭顶观光并不是我们的目的,稍做停留后,我们继续向前走去。午间的太阳并不温柔,但一路浓荫庇护,加上春风送爽,步伐倒也轻松。

    到雷婆岭北麓时,路径徒然下沉,似乎就要下山,哪有石刻的影子?正疑惑中,带路人说:“看见下方的山谷了吧,转个弯往右边走就可以看见石刻了。”

石刻数量多得惊人

    这可真是曲径通幽啊!疑似山无路,却不知石刻偏偏藏身在此。在一条宽约20米、长100多米的悬崖绝壁中,老树苍虬,巨石嶙峋,藤枝缠绕其上,仿佛一对对缱绻多年的恋人。悬崖两边谷深石裂,凉气袭人,静谧中又似有喧闹,间或有虫鸣,倒有几分“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踩着经年落叶铺成的地毯,抬首看去,一幅幅精美而古朴的文字石刻或高高刻于崖壁,或沉睡在崖底巨石间,数量之多令人惊叹。石刻均为阴文,字体有隶书、正楷、行草、魏书等;文有题字、经文、诗词、对联等,多是古人寻幽探胜、品石抒怀的文字,如“名山仙洞”“平地一声”“严秀仙灵”,以及一些佛教经文等。石刻有横幅、条幅、甚至圆幅,长度不等,其中最大的横幅长3.18米、宽1.24米。而长度最小一幅单字圆幅是个“心”字,直径约半米,字体隽秀,刻工十分精细。

巨大石刻何人抹黄

    在这些摩崖石刻中,一副“胜似桃源”的石刻最为惹眼:四字悬刻在距离地面4.5米高的崖壁上,不知何因,又是何人,竟把它涂抹成了黄色,而这些黄色又是什么成分,竟能保留得这么久远而不褪色?“胜似桃源”这四字又似乎说明了僻远曲幽,深藏于山间的此处何等引人入胜。

本是土山石刻何来

    让记者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雷婆岭本是土山,惟这北麓悬崖是岩石结构。镌刻文字的石块也大都体积庞大,自下而上分出几层,间隔明显,像是被人用心码了起来一般——那又是谁有这么大的力量把岩石“搬”到这里的呢?古代人又是通过什么方法在悬崖边刻下这些文字的呢?雷婆岭摩崖石刻是何时何人率先所为呢?——没有文字记载,也没人能说个明白。

清代房屋相伴石刻

    正当记者望着眼前神奇壮丽的石刻群暗自感慨时,一阵凉凉的山风穿过树林,透过摇摆的树枝,记者隐约看到悬崖之东的山坡上露出的一片灰色建筑。一位荷锄上山劳作的老者告诉我们,那就是那蒙坡,那些灰色房屋据说在清代就有了,那里的人们和雷婆岭摩崖石刻朝夕相处,不知过了多少代。被勾起了好奇心的记者忍不住想去探个究竟。

    灰色的房屋群坐落在高出公路十多米的一个坡顶上。房屋砌有高大山墙,有门楼,门楼上有垛口,据说是对外射击之用。走进其中一院,脚下青砖铺地。屋子是三进式的,保留完好。门匾上写着“名光璧水”四个字,右列是“钦命广东等处地方承宣布政使司柏(此处有缺损)贵为”,左列是“国学生滕廷扬立,咸丰三年菊月重阳日吉旦”。一位老者搬出两块写着“五世同堂”的木牌对我们说:“听说很久以前,祖先就已迁居到这里了……”

石刻群中谁先问世

    关于摩崖石刻群的话题,老人家们倒是有不少说法。有人肯定地说,摩崖石刻群中最早出现的正是那副惹眼的“胜似桃源”。那蒙坡的一名七旬滕姓老者告诉我们:“听祖上传下来,那是古代一位广东进士在端午时节游历到此,对雷婆岭的风光流连忘返,就题字并叫人镌刻下来的。后来那里传为胜景,去的人也就多了起来。从最初有‘胜似桃源’石刻算起,传到我这代大概已有十五六代人了。”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