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邕宁要闻 > 2019年邕宁要闻
牢记使命 退而不休——南宁市邕宁区党员、退休干部苏凯精
发布日期:2019-05-05 15:42 来源:邕宁区委宣传部

TIM截图20190505154342.jpg

苏凯精(右一) 与同事巡察顶蛳山遗址保护情况。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壮族的发源地......”在顶蛳山遗址博物馆内,他以饱满的情绪、洪亮的声音,感染了在场的每位参观者,说他是“金牌讲解员”一点也不为过,上级领导、专家到顶蛳山遗址考察,他常常被“钦点”做讲解员,他都是欣然接受,乐此不疲。这个编外的讲解员就是南宁市邕宁区退休干部苏凯精。

  2014年12月,苏凯精刚退休不久,由于工作的需要,苏凯精返聘到南宁邕宁新兴产业园区,任顾问一职,协助分管规划建设工作。这岗位看似闲职,其实不然。当时,正是园区基础设施建设的高峰期,很多施工单位加班加点,日以继夜的施工。为维护正常施工秩序,老苏与同事一起常常加班至深夜,由于长时间不眠不休,让一直身体健壮的老苏也吃不消,眼底出血、视网膜脱落......“那时真的是流血又流泪了”,谈起这段过往,老苏一脸的幸福。

  这只是的苏凯精“小确幸”(微小而确实的幸福),老苏的“大确幸”即将降临。

  “1997年至2000年,考古单位对顶蛳山遗址进行了三次发掘,这遗址是同类遗址面积最大,出土遗物多,文化内涵最丰富、最有代表性的新石器时代的贝丘遗址之一。而且遗址保存最完整,文化发展演变脉络清晰,证明一万多年前,我们的先祖在南宁、邕宁这一带繁衍生息”,时任邕宁县文化局副局长的苏凯精就萌生了要建设顶蛳山遗址博物馆的想法,以供后人了解南宁、邕宁的历史、文化。也从那时起,老苏开始为建馆四处奔走,向各界发出呼吁。2000年,原邕宁县成立顶蛳山文化遗址管理委员会,苏凯精兼任了管理委员会的主任。在他主政期间,划定了顶蛳山周边3.5平方公里土地作为保护和开发范围。2014年,到龄退休了,当走出办公室,望着这片草丰木茂的荒野,苏凯精憾溉万千。“尽管当时顶蛳山遗址博物馆没有建起来,但这3.5平方公里土地的得到保护,也为南宁园博园入驻奠定很好的基础”。

  2016年初,南宁市向国家住建部申报举办第十二届国际园林博览会。60多岁的苏凯精又迎来事业的第二春。

  一批又一批领导、专家到顶蛳山实地考察,苏凯精几乎都是全程陪同,详细地给专家介绍邕宁1700多年深厚的历史底蕴以及顶蛳山贝丘遗址丰富的文化内涵。有文化内涵丰富的史前文化遗址,有保护良好的3.5平方公里土地,南宁园林博览园最终选定邕宁顶蛳山,顶蛳山遗址博物馆一并建设!“建馆是我的使命,目标一步一步的接近”苏凯精满脸笑容,幸福、甜蜜的回忆着。

  为推进工作开展,南宁市邕宁区成立服务第十二届国际园林博览会办公室,苏凯精任办公室主任、协调工作组组长。“当文体局局长时候,工作没有完成好,没有把顶蛳山遗址博物馆建起来,很遗憾,”苏凯精说,“退休了还给城区还给我安排工作岗位,让我继续完成顶蛳山遗址博物馆建设相关工作,是城区政府党委、政府对我的信任,也是我的荣庆!”

  南宁园博园及配套建设项目征拆工作涉及7个行政村,时间紧、任务重,仅园博园主园区,就要搬迁130户623人,征地面积5250亩,其中纠纷地有600多亩。施工队进场施工后,就状况不断。2017年7月的一天,老老少少400多名村民来到园博园防洪堤施工现场,把施工人员团团围住。原来是施工单位在推土作业时不注意,将村民的老祖坟埋于10多米高土堆下面,村民们要求施工单位给予高昂经济补偿。施工方无力赔偿,村民阻拦施工,事态陷入两难境地。闻讯后,苏凯精立即跟分管征拆工作的城区政府副区长何彩楣、工作组组长莫恒威赶过去,耐心做村民思想工作,防止事态升级。召集双方协调一次、二次……??直到第五次才做通双方的思想工作,村民拿到合理的赔偿,园博园防洪堤建设工地上又响起机器轰鸣声。

  那段时间里,苏凯精不是在协调现场,就是去协调现场的路上。

  南宁园博园已开园迎客、顶蛳山遗址博物馆也建好对外开放。“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苏凯精说,“如今对习总书记的这句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体验”。

  出于对邕宁的爱,对顶蛳山的爱,退而不休,肩负使命,用自己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回报社会,快乐自己——苏凯精就用这种简单的方式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而美好。